古岚沫

高三党,上学去了,不定时诈尸
祝我好运吧(阿门~)

【双璧】羁“绊”

#啊啊啊啊,我需要一个嫩生生的可爱的小阿湛来抚慰一下我因为感【bu fang jia】冒而无比难受的心灵!#

蓝湛小时候并不如现在一般稳重早熟,反而是有些顽皮的。

“阿湛。”尚未取字的蓝涣唤了一声同样尚未取字的蓝湛,是脆生生且和气的少年音色,而不消片刻,便有一个嫩生生的小包子跑了过来,答应的声音稍显稚嫩,白白净净的小脸蛋儿上带着婴儿肥,教人忍不住的想要捏一把。

事实上,蓝涣也的确是捏了一把,不轻不重地,反倒是捏得蓝湛微微眯了眯眼睛——挺舒服的。

“哒哒?”蓝湛眯着浅色的水灵灵的眸子看着蓝涣。后者这才放开了他的脸颊:“今日该是为兄考校你的体术的日子了。”

这其实是青蘅君想出来的,他自己平日里忙于族中事务,难有空闲,让蓝涣看着蓝湛学习体术刚刚好,如此,两个人的体术都能在每一次的考校中有所进益。

于是,一大一小两个团子就一脸认真严肃地摆好了架势,虽然年龄尚小,但他们出手的速度已经算是快了,你来我往地过招时,蓝湛见自己有了败势,当机立断地格住了蓝涣的双手,用了巧劲儿。蓝涣一时挣脱不开,只得改为出脚,蓝湛急急对上——二人又斗起了下盘功夫。

腿上力气都控制好了,最多绊倒对方,绝对不肯伤到面前之人。平日里令外人看来玄妙至极,称赞感叹不已的身形步法,就被他们用来玩这种孩子气的游戏,相互间勾来绊去。

最终,还是蓝涣棋高一着,足尖回勾于蓝湛脚踝处,稍一用力,就带倒了蓝湛。他又连忙伸手去扶,两个人一起倒至一旁柔软的草地上,突然间齐声笑了起来,笑个不休,仿佛方才那是极有意思、极其好玩的事情。

“要是衣裳脏了,哒哒洗!”蓝湛装模作样地掸了掸雪白的衣摆。

蓝涣止住笑:“好,什么事情,总有我来收尾呢。”

#短小什么的……怪学校!它不放假!我没空码字!【超级理直气壮】#


关于被挂

谢谢大家的支持

其实我一直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

今天中午一时兴起才想起上微博看一眼

结果……

一开始我是真的生气,尤其我看见了那条微博评论里面一群人跟着骂我,举报我。

可是我只能够忍住然后去上课

可想而知……今天下午的课根本没有入耳

不过现在还好,他已经删掉了微博了

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切到此为止

反正我希望是的

喜欢一个cp没有错

但是如果因此而去为难别人,那样子只会给自己喜欢的cp招黑,这也是我一直感到难过的事情:现在的部分魔道脑残粉已经给魔道带来了不少负面影响。

我真心希望以后这样的人可以少一些,大家都可以在自己的圈子里玩的开开心心的。

最后,向大家道谢以及道歉……以后的福利……不会再发微博了。

谢谢

【双璧】云深难禁

#试试看……万一被屏蔽……你们就去微博或者群里面看吧……#

蓝涣其实不喜欢弹琴,他喜欢的是萧。

所以当初青蘅君让他挑选法器时,他选择了裂冰。

为什么会喜欢萧?

当初他不懂事,为了不学琴,跑出兰室后,听见了一曲幽远哀愁的乐音。

白衣飘扬,那吹箫的男子眉目低垂。

“涣儿不喜古琴……”他把手中萧递给蓝涣,“那,萧,如何?”

蓝涣那时觉得父亲的样子莫名忧愁,不由自主地接过了他的萧,也接过了他的忧愁。

兄弟之情,越过了界限,真正的血乳交融。他们都知道这是不应该的,可是,他们却又无力让自己完全放弃对方。

幸而……最终是在一起了。

琴箫合奏,委婉深远,是那般的恬静端雅、动人心弦却又莫名催人泪下。

一曲故园起,旧梦不须记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,可偏偏最不该的你我交错而行,这是什么样的冤孽?

后面的故事【贴吧链接】:……突然不会发手机版链接了……看评论吧,嗯。

#这是群里集体ooc#
#敢在本宗主面前抱我弟(lao)弟(po),呵呵,后果自负!#

【双璧】共琴

#来来来,吃甜饼哦#

其实,蓝涣一开始学的也是古琴,不过后来因为其父青蘅君送的法器是玉箫裂冰,所以后来便偏向于习吹萧了。所以,蓝湛一开始的基本琴技,是蓝涣教的。

“兄长……”

蓝湛抚了抚忘机琴,随手一拨,便可闻琴音潺潺入耳。

“许久未习旧曲,恐已生疏,现在忘机弹奏一曲,还请兄长指点。”蓝湛说的是一本正经。蓝涣听了,也仅仅是眉眼弯弯,笑得愈发温柔:“好。”

乐音悠扬舒缓,让人由心底里觉得安宁舒适,仿佛置身山林之中,四周翠竹横斜,微风拂动片片青叶,飒飒之声映衬着偶有的鸟啼虫鸣,和谐而触动人心。

哪里有生疏一说?

蓝湛这分明是别有心思。

不过蓝涣怎么会不知道蓝湛的心思?

他自蓝湛身后将人圈入怀中,双手覆上蓝湛的手,十根手指一一对应,虚虚按上。

琴音一颤,尾音抖了抖。

“既然阿湛如此苛求琴技,为兄自当倾、囊、相、授……”

鼻间尽是蓝湛身上的清冷檀香气息,蓝涣干脆把下巴轻轻搁在蓝湛肩头,手指虚勾。蓝湛的手指贴着蓝涣的,所以能够十分明显的察觉他的动作,然后跟着蓝涣的指引勾弦。

当初蓝涣就是这样带着蓝湛弹琴的。在练好了勾弦姿势后,蓝湛还不能够记清楚琴谱,蓝涣就像这样子带着他弹奏,抚弄勾挑,慢慢的指引着蓝湛,二人共同奏一曲温婉和煦的乐章。

蓝湛的面目渐渐柔和起来,浅浅地勾一抹笑,越发的随性,只跟着蓝涣的动作,自己再不去回忆琴曲曲谱。

两个人就这样子弹罢一曲,却没有分开。蓝涣慢慢地把那个早就已经不再需要自己保护的弟弟按进怀里,有一下没一下地以手为梳,为他梳理披在脊背上的长发。

安安静静的,不需要其他过多的表示,他们就可以相互理解,这是亲兄弟间的联系,解不开的纽扣,在这似水年华里相依相伴。

哪怕匆匆岁月年华,皆于指尖流逝殆尽,但如今物是人依旧,也便再没有什么需要费心费力的事情了,只要守住自己所留恋的那一段旋律,细细品味,缓缓奏弹,任是世间地老天荒,也可见浩瀚洪荒中未尽春光。


又被屏蔽了……我去他喵的……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明明没有什么不和谐内容啊!

【双璧】璧珏

#ABO设定。临观——Alpha,泽兑——Beta,风巽——Omega,讯期——发情期,定息丸——抑制剂,接受无能者请自便,谢谢合作。#

#只是很想写一个场景……至于是什么场景……你们先看吧,总会看见的。#

天地长养万物,乾坤自有定数。不论是临观、泽兑还是风巽,皆有天定。

蓝湛盯着手中的定息丸,还是仰头吃了下去。

分化成了风巽……这是天意不可违,还是……

“叔父,忘机他……”蓝涣手攥紧,手中裂冰身上的纹节让他第一次觉得硌得有些疼。

“我,绝不外嫁!”

蓝湛的面色不改,却让面前的二人都察觉出了他从未有过的坚决。

蓝启仁也是为难的:忘机和曦臣二人族中身份不低,幸而曦臣是个临观,足以担起蓝氏,但是忘机身为族中长老,分化成了罕见的风巽,若让别人发现,其他各族必定争先恐后地前来求娶,届时,纵然蓝氏乃修真界名门望族,也扛不住众族联合施压,保不住忘机。

“叔父……”蓝涣私心也是不愿意蓝湛外嫁的,现在蓝湛分化成风巽的事情仅有他和叔父知道,想要瞒下来并不困难。

“唉……”蓝启仁捻了捻胡子,摇了摇头:这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,自然是心疼的,又怎么舍得?

“罢了,今日我也累了,在房内歇了有一天了,这也是才出来片刻罢了,能晓得些什么?”蓝启仁说着,又捻了捻胡须,“哪晓得什么事情?不晓得。”转头就走了。

“曦臣(忘机)谢过叔父。”双璧二人一起躬身行礼——叔父这便是答应瞒下来了。

蓝涣和蓝湛静静的站着,空气中仍然留有一丝先前蓝湛分化时散发出的檀香味,幸而并不是什么很难遮掩的味道,平时蓝湛身上便会沾染静室里的檀香气味,除非蓝湛讯期,否则即便是临观也发现不了服用过定息丸的他与泽兑有什么不同。

“兄长……”蓝湛哑着嗓子唤了他一声。蓝涣伸出手,握住了蓝湛紧紧捏着的拳头,指尖轻轻摩挲安抚:“会没事的,忘机,不会让你受委屈,不会让你嫁出去,不会的……”

只要一直一直瞒下去,就不会有事的……一直一直一直……

蓝涣抱着腹部鲜血淋漓的蓝湛,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,大滴大滴的落在蓝湛苍白的脸上。

“阿湛……”我错了,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,怎么可能一直瞒下去呢?

握着蓝湛手腕,不敢停下灵力的输送。

蓝涣觉得自己真的是无能,居然只能够看着这一切发生在自己眼前,却又无能为力。

“忘机?!”

“兄长……唔……我……”

“什么?原来含光君竟然是风巽……”

“这味道……一定是风巽。”

为什么?为什么自己没有发现阿湛因为长期服用定息丸,讯期早已经不稳定了?为什么自己要为了破除那该死的流言带着阿湛去参加围猎?为什么自己没有及时把阿湛藏好?

“曦臣,我已经没有办法了,众族老都要求让忘机嫁出去,我只能想办法找一家会善待忘机的氏族……”

“叔父,一定有办法的!不要急着定下来,叔父……曦臣,曦臣一定有办法保下忘机的……”

“叔父,忘机,绝不外嫁。”

“好了!胡闹!现在嫁不嫁已经不是你我所能左右的了!忘机,我……我总不会让你在夫家受委屈的。”

“叔父……”

“叔父……”

为什么,自己不能再坚决一些,阻止叔父?

“涣……我不嫁,谁也不嫁!”

修长的十指收紧,避尘剑直直对着小腹:“若我不能生育,便不会再有人求娶了。”

眉目一颤,剑尖刺入,破开皮肤,殷红的血在雪白的蓝氏校服上晕染成美艳妖冶的曼珠沙华盛开,如火的红,红得怵目惊心。

蓝湛却是笑了,那样子说不出的美艳迷人,额间冷汗涔涔,他手上力气不减反增,生生将育囊剖了出来。

“阿湛……”蓝涣声音都不敢过大,“你醒一醒啊……不要吓我,你放心,不会让你嫁出去的,谁也不能,我不会答应的,不会的……”

他忽然想起那个晚上,蓝湛哭的样子。

“兄长……你不该……你怎么能自己破了腺体?”蓝湛手上在帮蓝涣包扎,眼眶里的液体不住的掉落。

那是蓝湛少有的失态。

“忘机……阿湛,你知道的,我不可能娶任何人,不论是风巽还是泽兑。”因为他们都不是你。

“何苦自伤?”蓝湛抱着蓝涣,鼻子发酸。

“族老不会答应我终身不娶的,像这样,我对谁也不会有感觉,自然不用成亲,不好吗?”

“涣……”

自己当初怎么能让阿湛发现自己做的事情呢?现在……都怪自己,阿湛才会学他……

蓝涣先前从来不后悔自己当初的抉择,现在,却后悔了。

也许,当初应该直接一些,直接坦白,或者带走阿湛,他就不会变成这样了。

阿湛,你应该也是这样想过的吧,可是你下手太狠了,比我还狠……

你是我必要以生命守护的人,若是你不在了,我该怎么办?


【魔道多CP】假如他们游戏对战

#蛇精病脑洞大开系列,日常拆忘羡预警,不喜勿入#

回合一

蓝湛、魏婴VS蓝涣、江澄

敌方魏婴对我方江澄发动技能[日常作死的挑衅]

我方江澄对敌方魏婴发动技能[召唤——跟宠攻击]

【魏婴】:啊啊啊啊江澄你又放狗啊啊啊啊!敢不敢换一招?!

【江澄】:[比中指]自己没用怪谁?

【魏婴】:wc我警告你你可别过来!

敌方蓝湛对我方江澄的跟宠们发动技能[死亡凝视]

『我方江澄的跟宠们  卒』

我方蓝涣对敌方蓝湛发动技能[兄长的关怀]

敌方蓝湛被动技能[投敌]触发成功!

【魏婴】:蓝湛!!你竟然见色忘友!竟然投敌!要不要这么妻奴?

【蓝湛】:被动技能。

【蓝涣】:魏公子不要生气,阿湛也不是故意的,这是被动技能啊^_^

【江澄】:你活该!

【魏婴】:……被动技能!我去!那就别怪我了!

敌方魏婴对我方江澄发动技能[竹马的强势诱拐]

我方江澄对敌方魏婴发动技能[口是心非的嫌弃]

【魏婴】:江澄!你怎么不按套路走?

【江澄】:本宗主为什么要按你的套路走?

【蓝涣】:魏公子看来还是要加油啊。

【蓝湛】:加油。

【魏婴】:……mmp!

敌方魏婴对我方江澄发动连技[真心的剖白][炽热告白][死缠烂打]

我方江澄被动技能[为了面子带上竹马一起走]触发成功!

『敌方魏婴  卒』

『我方江澄  卒』

【魏婴】:???怎么回事?!

回合二

蓝景仪、宋岚VS蓝愿、晓星尘

我方晓星尘对敌方宋岚发动技能[灿若星辰的微笑]

『敌方宋岚  卒』

【蓝景仪】:宋道长?!你这就卒了?!晓道长不过就笑了一笑!留下我一个人怎么打?(;´༎ຶД༎ຶ`)

【宋岚】:用技能打。

【蓝景仪】:………多谢,宋道长、指点………

【宋岚】:不必。

【蓝景仪】:……

【蓝愿】:景仪,该你发技能了,要不,我让着你一点?

【晓星尘】:我是长辈,就不对你出手了。

【蓝景仪】:……好吧。

敌方蓝景仪对我方蓝愿发动技能[同窗情谊]

我方蓝愿对敌方蓝景仪发动技能[社会主义“兄弟”情]

『敌方蓝景仪  卒』

【蓝景仪】:思追你骗我(;´༎ຶД༎ຶ`)说好的兄弟情呢?

【蓝愿】:没错啊,社会主义“兄弟”情啊^_^

【蓝景仪】:…………

回合三

宋岚VS晓星尘

我方晓星尘发动技能[日常的微笑]

『敌方宋岚  卒』

【晓星尘】:子琛,你怎么又……

【宋岚】:(擦鼻血.ing)没事……再来。

……

回合N

『敌方宋岚  卒』

【晓星尘】:……子琛?

【宋岚】:没事。

【晓星尘】:你想看我笑,我大可以回去当面笑给你看的。

【宋岚】:好!

【双璧】灵惑

#私设严重:双璧深居简出,身份都是引路人,平常人不会在意他们,如果蓝涣故意装成蓝湛的样子不苟言笑,别人认不出来(就当所有人都瞎了看不出来两个人眼睛不一样吧……)#

#本来是子非鱼要求给她写的生日贺文,我测测地改成了双璧,诶嘿嘿嘿……= ̄ω ̄=#

蓝涣提着引魂灯,双目无神,引了一个与他一般模样的魂魄,麻木且迟缓地一步步向往生门走去。

“很好,送他往生吧。”

一只鸳鸯眼的黑猫仰头,对着空中光芒惨淡的月叫唤了两声。它在蓝涣身后那一片血泊之中躺着的尸体上嗅了嗅,发觉那尸体完全没有反应,便跃至尸体之上,从容地踱步,最后团起身子,在尸体的腹部自在地舔着爪上光滑的皮毛。

“叔父……”蓝湛跪在蓝启仁的面前,向来波澜不惊的语气发着颤,“兄长……不见了!”

蓝启仁凝眉,放下了手中的书卷:“怎会不见?你们不是常在一处?”

蓝湛伸出了他的右手——右手掌心的双子命线,已断。

“我找不到他……尸骨无存……”蓝湛自从成人以来,第一次如此惶然无措,素来如冰似霜的脸上只剩下了悲戚。

蓝启仁几乎要仰头昏过去。

又有人送了枉死者的尸身过来请引路人渡魂。

蓝湛混沌着提了灯,引了那几人的亡魂进入了往生境,凭着幽蓝灯火的指引向着往生门出走去。待他将亡魂统统渡入门中轮回往生以后,蓦然间听见了一声柔软温顺的“喵”,回首一看:一只鸳鸯眼的黑猫冲着自己跑来了。

它的身上,缠着一条染血的卷云纹抹额。

引魂灯坠地,灯火跃动着,明明灭灭。

身为引路人,来往于阴阳两界,多与尸、鬼二者打交道,寻常人并不大亲近他们,听闻蓝涣殁了,也不在意,到底还有蓝湛在。他们关心的是另一件要紧之事——邪灵出世了。

“邪灵喜欢待在怨恶之气聚集的所在。”温若寒说着,乜了一眼一旁垂头沉默不语的蓝湛,意有所指道,“尤其是阴邪之地,秽物集聚之所。”

蓝启仁眉尖沉了下来:“温宗主此为何意?”语气很是不满,不无警告之意。

温若寒却不怕他,干脆挑明:“往生境最有可能,只是独有引路人可入,自然是有劳蓝公子查探一番。”

蓝湛捏了捏藏在袖中的染血抹额:“好。”

蓝启仁转头:“忘机?”

“怎么回事?镜阵怎会失效?”蓝启仁再三查看阵法,却是徒劳,那面镜子里映出的,再不是往生境内的景象了。

温若寒倒是不意外:“看来,这邪灵果然是藏身于往生境内了。”

“怎么办?我们进不去,莫非干等着它壮大后出来为祸人间么?”金光善摇了摇扇子,面色凝重。

蓝启仁重新又设了几个镜阵,却依旧无效。

忘机……

“你……兄长?”

蓝湛惊疑不定地看着面前那个与自己面容相仿的人。

“呵呵呵……”“蓝涣”笑了,睁着一双鸳鸯眼,“蓝公子好是健忘,连自己是谁也记不清了吗?当初,本座可是亲眼看着你送你弟弟轮回往生的。”

蓝涣手中引魂灯骤然熄灭。

往生门开启,幽蓝灯火再度摇曳于灯芯绒上,蓝涣的魂魄被毫不留情地推了进去。

“引路人?不错的身份。”蓝湛缓缓闭眼,再度睁眼时,鸳鸯眼复又变成了琥珀色的浅眸。

提着引魂灯,一步步地走向往生境与人间的交汇处,他看见了守在出口的蓝启仁一脸担忧神色。

走出去之前,唇角轻轻勾起。

“我,出来了哦。”

#诈尸专业户……哈哈哈哈#

【双璧】瓷娃娃

蓝涣有一个秘密:他很喜欢一个瓷娃娃。


蓝湛有一个秘密:他很嫉妒一个瓷娃娃。


“兄长……”蓝湛为蓝涣收拾寒室时,又看见了那个被擦得干净到反光的瓷娃娃,虽然保护的很好,但是依旧掉了一点漆。蓝湛乜了一眼,伸手拿起了瓷娃娃:“它已旧了,不如弃了吧。”


蓝涣闻言,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书:“且慢,不能弃!”


蓝湛暗暗咬了咬下唇内侧:“为何?”


“这个不能扔,很重要的。”蓝涣从蓝湛手中拿过瓷娃娃,十分珍重地放好了。


蓝湛:真是越看越想扔了它……


“兄长何必如此在意一个玩物?”蓝湛斜着眼盯着那个瓷娃娃,仿佛它是什么邪祟一般。


“嗯?”蓝涣听出了蓝湛的一丝……酸气儿,“阿湛不喜欢它?”


“……”蓝湛没有说话,坐的笔直,只是盯着瓷娃娃的视线愈发不友善了。蓝涣觉得,若不是顾忌自己,蓝湛会直接将那瓷娃娃一把抓住甩出去,越远越好的那种。


“忘机可是忘记了什么?”蓝涣无奈之下,拿过那个瓷娃娃,在蓝湛的面前晃了晃。


“不曾忘。”蓝湛眼睛不自觉的躲向一边。


当初蓝湛尚小,但已经开始成日里粘着蓝涣了。


“阿湛啊。”蓝启仁看着面前尚未起字的小团子,捻了捻不算长的胡须,“明日是曦臣的生辰,你明日要向他道贺,知否?”


“哒哒的生辰?”小蓝湛嗓音软软的,吐字已经比较清晰了。这时候的他,还不是少年老成的模样。


“是的。”蓝启仁点头,又叮嘱道,“切记,你该道贺,这样曦臣才会高兴。”


“好!”小蓝湛重重地点了头,应下了。


生辰要送礼物,小蓝湛是知道的,因为蓝涣每年都会给他准备礼物,所以,他哒哒哒地跑出去,难得一次主动找别人说话。


“请问,若给与你这般年龄的人送生辰礼物,送什么比较好?”小蓝湛找到了一个和自家兄长差不多大的外门弟子。


“生辰礼?”那弟子想了想,看见了自己为妹妹买的瓷娃娃,就随口道:“像瓷娃娃这样的玩物吧。”


“瓷娃娃?”蓝湛看了看桌子上的小娃娃,“这个么?”


“是的。”那弟子见蓝湛盯着瓷娃娃不放,道:“你想要一个送人吗?”


“嗯,哒哒生辰。”蓝湛抬头看着他。因为蓝湛年纪小,没到开始学习的时候,未进行入学礼,头上便没有佩抹额,那弟子只以为蓝湛是和他一样的外门弟子。


“我有两个,一个予你,怎样?”他另外拿了一个瓷娃娃送到蓝湛面前。


蓝湛高高兴兴地接过来,想了想,摸了摸身上,只找到一些糖果,统统拿了出来:“给你,换。”


那外门弟子见了,忍不住一笑,收下了:“好。”


后来……后来那个瓷娃娃就到了蓝涣的手里。


“这可是你当年送给为兄的第一个生辰礼。”蓝涣笑着捧起瓷娃娃。


蓝湛依旧不高兴:可是你太过在意它了!


蓝涣怎会不知他想些什么?只好把瓷娃娃收进了一旁的箱子里,揽过蓝湛,低头触了一下他的唇角:“我啊,最在意的,还是阿湛你啊。”

#emmm小甜饼?#